最新消息

張庭維接班練習18年,帶領明昌奇襲併購歐美通路商~遠見雜誌


疫情下,台灣工具箱龍頭明昌國際,在「屋漏偏逢連夜雨」中接班,最後卻「柳暗花明又一村」,二代不僅穩穩接棒,甚至奇襲併購歐美通路商!過程看似戲劇性,卻藏著深謀遠慮的布局。

2020年5月下旬,正是疫情最嚴峻的時候,台灣工具箱龍頭創辦人張秋龍華麗轉身,把董事長交棒給長子張庭維。他瀟灑地說:「確定接班後,總經理交棒,我這個董事長也交棒,連辦公室我也交出去,之後,我就不進來了。」 而這次傳承,不只是家族傳承,更是經營團隊世代交替,跟隨他多年的前總經理畢美桂,同步交棒給40歲出頭的總經理陳琮仁。 實際上,這場危機中的接班,不只接得穩、跑得順,45歲的張庭維更在危機中入市,打算趁台幣強升,一舉併購歐美通路商,打通明昌下游出海口。 台灣中小企業代工廠,竟大膽併購歐美通路商大哥,這場看似在疫情下發動的併購奇襲;其實,已經悄悄布局了18年。 早在1986年,明昌便是台灣工具箱出口歐美最大廠,甚至一度被知名國際品牌客戶史丹利看上,打算併購。 張秋龍盤算著,若小孩不接,乾脆順勢退場。雖然在孩子還小時,張秋龍就不斷灌輸,「這工廠以後是你們的責任,」但他實際上並不想勉強。 藉由併購事件,他找來張庭維兄弟倆,趁機試探兒子接班決心。沒想到,張庭維一聽傻眼,「老爸你又不是沒錢花,何必賣給人家?」弟弟也不服氣,在一旁幫腔,「對呀,為什麼是我們被人家併?難道不能是我們去併購別人嗎!」 張秋龍說:「既然想接,我就要想辦法,讓他們跟團隊融合。」於是,一場精心布局的接班傳承馬拉松,正式鳴槍起跑。

接班首部曲〉基層歷練建戰功

「雖然他代表資方,但我要求剛進來時,一定要從(勞方)基層做起。」張秋龍強調。 剛進公司時,一次聚餐,同事趁酒酣耳熱時告訴張庭維,「Brian,我進公司15年,在董事長手裡,已經快把房貸還清了。接下來15年,你要好好努力,我要存退休金。」 從專員做起的張庭維也沒讓大家失望,不但成功整頓大陸工廠,更一手打造工具箱品牌BOXO和醫療設備品牌百利達,2007年,明昌正式從代工跨足品牌。 張庭維用戰功向明昌老臣證明,自己不只是坐享其成的富二代。起先不看好他的老臣也對他另眼相待,「這家公司應該滿有希望的!」

接班二部曲〉代位傳承,打造緩衝區

從基層到業務副總,為了公事,父子倆時有衝突,「以前跟老爸像兄弟說話都勾肩搭背,進公司才發現,他是老闆時,其實很嚴,也會責罵。」張庭維說。 「傳承過程,很多父子因此反目成仇。」怕連親情都賠上。張秋龍決定啟動三角接班,情商時任總經理的畢美桂代位傳承,打造父子間的緩衝區。 張秋龍也試著放手,給兒子更多空間試錯,「上一代要有雅量溝通、引導,而非威權強壓。」 張庭維自嘲,他曾繳了上億元「補習費」,但也慶幸,「如果一路沒失敗,等我掌握更多資源再跌跤,那時會損失更多、更艱難!」

接班三部曲〉經營權、所有權分開共治

直到2015年,張秋龍才放手讓兒子升副董,為接班董事長做準備。只是一夕之間,從副總變副董,張庭維坦言,從部屬到老闆,角色轉變太大,更何況,這些都是他喊了數十年的叔叔、阿姨。 張秋龍忍了八個月,最後還是跟兒子攤牌,「副董是要學著做董事長的工作,比如說,找方向、做決策;你卻老是跑回去做副總的工作。」 老臣與少主的磨合與衝突,也一一浮現。預見老字號危機,張庭維力主改革,「如果企業不質變,馬上會面臨對岸挑戰!」 張庭維堅持,「就算營收不斷創高,本質只要沒變,也不過是『沙灘上的大樓』,隨時可能倒塌。」但對老臣來說,自動化生產、數位轉型,都得花大錢,短時難見成效,而且明明獲利都不錯,為何要改? 眼看老臣與少主矛盾漸生,接班危機浮現,張秋龍知道,該放手讓二代建立自己的團隊。他很早就「放話」,45週年一定交棒,連帶影響不少老臣跟進,提出退休計畫。 張庭維因此被迫得儘快建立自己的班底與團隊。「我也可以兼總經理,但我不想走回頭路,父親很早培養總經理,專業經理人治理,讓經營權與所有權分開共治。我沒理由輸他。」 2019年,他三顧茅廬延攬上銀科技陳琮仁為接班總經理做準備,明昌開始「虛實整合」的共治之路。 「董事長必須找方向、做決策,建立企業文化,這都是務虛的工作。總經理必須在第一線管理經營,為營收獲利負責,是很務實的工作;我們倆的合作,叫虛實整合!」張庭維謹守專業治理分際,連親友請託人事,都一口回絕,「我沒人事權,這要問總經理。」 只是,傳承接班的拼圖,還剩最後一塊,如何順利讓家族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開?更是家族與經理人共治的最大挑戰。

身段放軟溝通,家族淡出明昌經營

張庭維深知,只要家族成員還在公司,陳琮仁就不可能放手管理。權責不清,家族企業人才難找,沒有團隊,奢談企業成長與跨國布局。 目睹陳琮仁管理綁手綁腳,張庭維也很焦急,一端是摯愛手足,一端是好不容易延攬的專業經理人。 張庭維決定組織改造,將家族成員全請到董事會,並另架設子公司等舞台,交由家族成員全權負責。明昌則進入董事會與專業經理人分開共治。 幾經溝通、加上父親從中斡旋,2021年,明昌共治傳承的最後一塊拼圖也拼上了。 儘管2020年危機襲來,但張庭維已扎穩馬步18年,不僅逆勢迎戰,見招拆招,還能遠距搶單,併購過去壓根兒不敢想的歐美通路商。 張庭維認為,唯有通路和品牌同心,行銷才能發揮綜效,「況且,今年歐洲市況差、比較好談,平常想都別想。」未來,明昌預計分割品牌成立獨立公司,張庭維也期待,明昌五年後能上市。 一場看似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接班,如今不只撥雲見日,在張庭維眼中,更已然看見彩虹。   文章出處:https://www.gvm.com.tw/article/77451